临狛绫

乱七八糟

公告

全职高手守护#叶黄#小分队:

#叶黄#这一tag从最初的冷门走到现在,已经在lofter上拥有了接近2w5的tag,这是和我们一样爱着这对cp的创作者根据叶黄二次元的形象辛苦产出的成果。如今《全职高手》的电视剧开拍在即,我们绝对不希望看到#叶黄#这个tag被三次元和真人化所影响。叶黄这个tag是建立于二次元的形象衍生出的tag,不管发生什么,都和三次元影视作品以及演员没有任何关系。一旦混用,任由tag被三次元真人相关内容入侵,后果将不堪设想,可能会让最初因为原作萌上这个cp的同好们无家可归。所以,为了保持#叶黄#tag的洁净,维护我们cp的一方净土,在此郑重呼吁:




1、#叶黄#tag仅指《全职高手》小说及动画中叶修×黄少天这一二次元同人cp。我们不希望任何和影视剧、影视剧演员有关的内容出现在该tag下,包括但不限于剧照截图、花絮互动、剧版梗、剧版人设的同人创作等。


2、影视剧中的叶修×黄少天相关的创作等请自行选择如#剧叶黄#、#电视剧叶黄#、#叶黄剧衍生#此类带有剧字样的tag,和原有#叶黄#tag需有明确区别。


3、我们绝对不接受#叶黄#tag和剧相关叶黄tag的混打现象,也请剧粉、演员粉不要用二次元叶黄同人图文去宣传剧版。


4、我们理解一部作品的影视化,也理解有人喜欢影剧中的人物和演员的心情。小说原作真人化,无论是剧情、人物形象还是cp的互动都不可能完全等同于二次元。希望双方互相理解,区分tag及时提醒tag修改更正,避免纷争。


5.再次强调,#叶黄#tag和影视剧相关tag必须全面分离!请每一个喜爱叶黄这一cp的同好团结一心,坚决守护、捍卫我们的cp和tag。




【补充说明】维护tag纯洁,包括不在tag下评论、吐槽影视化、演员相关内容,这一样是对tag的污染,我们只希望叶黄tag作为二次元的衍生而存在,是叶黄粉圈地自萌的根据地,请同好们自觉遵守,感谢!!!

【折原临也】默契

*一篇迟到了很久的生贺 之前实在是太忙了……()

*圈地自萌,亲情向

*临也天下最可爱,希望有人一起探讨临也


      折原临也一觉醒来,就发觉周围有点不对劲。


      首先,他清晰地记得昨晚自己坐在办公椅上乐此不疲地敲击着笔记本的键盘,对着屏幕里电光石火般刷新的回复忍不住捧腹大笑了许久……好吧,现在回想起来他觉得自己的情绪有点热烈过头了。接下来的记忆就有些模糊不清了,但他几乎笃定地认为那是由于自己最后昏昏欲睡的状态造成的。不,不,无论怎样冥思苦想,折原临也都无法记起自己是怎么回到了已经数年未归的家中了。


      “发生了什么?……”他乜斜着眼睛,头顶上翘着几根由于睡觉姿势不得体而调皮的黑毛。


      折原临也是个彻底的无神论者,这是他自己曾经义正言辞地对某人说过的。但是既然是出自于他的话语,就让人不免地怀疑起其中的真实性来。不过幸好,他现在就是脑子搭错筋也不会认为自己是被什么与科学相悖的神奇魔力传送过来的。


       他蹙着眉头,一手掀起垂在额前的细碎刘海,带着点儿还未清醒的贪睡情绪,凭着意识里就快消散的零碎记忆微睁着睡眼抬头望向左边的墙壁。果然,那里挂着一个造型怪诞的时钟,上面的时间正是十一点二十分。有点饿了。


      那壁钟还是他高中时心血来潮迷恋上超现实主义的那期间收藏的,想到这里临也好笑地撇撇嘴,然后凝视着指针有条不紊地转动,焦距定格在中央。


      久违的熟悉感仿佛在一瞬间潮涌般向他裹来,若有若无的生活气息拨断了他的一丝理智,过了很久之后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望什么,就如他无数次在生命中往回看的时候一样,他好像什么也看不见了。


      他花了五分钟的时间怀念了一遍似乎不曾改变的卧室,把半开玩笑似的唏嘘尽数收了回去,令他自己都深感惊讶的是,他也没纠结自己究竟是怎么回到家的,说不定是九琉璃和舞流两个把他劫持了回来……


      不,不,饶了我吧——他头疼地摇了摇头,然后摸了摸外套的口袋。结果竟是空空如也,此时他懒散的神经终于是绷紧了一些,不管是出于巧合还是故意,身上分文不值的现实终于是让他警惕起来。


      他平日可不是这么懒散的。


      临也轻车熟路地绕过曾经他亲爱的两个妹妹为他设置陷阱的区域,恍惚间他又觉得自己有些紧张过头了,那两个小鬼已经没有理由继续留着那些小陷阱的装置了。


      一直走到大厅,他才终于看见一台放在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他终于放松了似的舒口气,揉了揉太阳穴,信步走到沙发边不慌不乱地坐下。


      轻车熟路地启动电脑,他顺手就用两手在键盘上轻轻地摩挲一把,指间划过轻微的间隙突兀感,微微凉的键盘融化其间,这令他熟悉无比,毕竟是他多年来一直使用的款型。


       没过多久,屏幕上就闪出一个需要输入密码的画面。折原临也的嘴角差点就抽搐了,他呆滞地用手指敲敲键盘,发出一阵清脆的窸窸窣窣。


       “嗯……不愧是我的好妹妹啊……?”他立刻就想到自己高中时为了不让舞流看到自己计算机里的内容而设置的百般刁难的密码,他敏锐地感觉这是自己的妹妹多年之后的一次坏心眼的报复——头疼,有妹妹真是太头疼了。而且还是两个。


       临也先是试着输入了她们的生日,有些踌躇地按下了回车。


     “密码错误。”一行小型的红色字体突然跳出,耀眼得让他有些无奈。


       这算不上是出人意外的结果,临也本就只是抱着一丝侥幸才输入的,可是他也不觉得自己这是浪费了一次输入密码的机会。他有点意外自己的这个念头,可是他总觉得,他会知道九琉璃和舞流在设置密码的时候脑子里想的东西。这也许是他们身为兄妹的一种默契,至少在这种情况下是一种只可会意不可言传的心有灵犀。


       折原临也托起下颚沉默地思考起来,他面容舒缓,眼帘微垂,此时他的眼睛已经完全恢复了平日的敏锐和理智。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他忍俊不禁地侧过头,又好像发出了一声自嘲的轻叹。

 

     在他的脑海里响应最多次的就是平和岛幽……这个名字多少让他有点懊恼。

  

     但凡只要是稍微了解这两姐妹的人,大多都听过这个人,于是大多人也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想到那个名字。至于对临也来说,在他头一次得知自己的妹妹都是自己死敌的弟弟的死忠粉的时候,真是发出了些造化弄人的感慨,连新罗都拍着他的肩膀弄出一番揶揄。

    

   不过此时他根本没有怀疑人生的余裕。

   

    他想,如果自己不在这里,九琉璃和舞流是没有必要设置密码的,那么可以推出这是专门针对自己而设置的密码。根据她们坏心眼的性格,自然不会留下一点儿在常理以内的答案,否则想要解出密码也太容易了些。虽然也不排除她们反其道而用之的可能性,但是直觉告诉临也她们不会这么做。

  

    毕竟在逻辑上绕来绕去不太符合自己妹妹的行事风格,尽管她们似乎很是憧憬临也疯狂而潇洒的背影,但在这一点上,她们会秉持自己的固执信念。


      于是临也开始怀疑她们准备了一个令他铁定想不到的答案……他的眼中划过一道暗流,脸色渐渐冰冷起来。


     “04839210340932”


     “密码错误。”


     “……”折原临也把自己曾经设置过的密码反过来输了一遍,之所以想起输入这串数字,要追溯到很久以前,九琉璃也不知道是怎么得知了这条密码,偷偷地记在了日记本的第一页上。很不巧的是,之后临也在翻箱倒柜地找一本旧书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但是他并没有声张,就视若无睹让这事过去了。


       ——毕竟她们带着点儿报复心理,想出这种密码也不奇怪啦。


       虽然刚刚还是这么想的,但密码错误后,临也丝毫没有感到惊讶,好像一切都在预料中似的。然后他用双手缓慢地再次敲响键盘,纤长的手分明该是灵敏的,此时每一个落键、抬起却都显得度秒如年。

    

      如果说这是她们和他的开的一个小玩笑,那么他此时已经准备好狂笑着鼓掌感谢她们的精彩表演了,即使未曾露面,也没有说半个字,这都无疑是一场绝妙的表演。他内心叫嚣着呼之欲出的那个答案就快要拼凑完毕,“折原临也,就是这个了——你想要的答案就是这个!”可是与之相对的另一种声音却在无情地抨击着这个答案,“别自欺欺人了,失去理智的人就是愚蠢的动物。”

  

       最后,键盘声消去,一串密码终于还是输入完毕了。临也移动鼠标,箭头就指向“√”的符号,然后他用力地点了下去,眸色灰暗,带着一些孤注一掷的凝重感。

   

       画面十分戏剧性地开始分解、溶化,临也目不斜视地注视着屏幕,他此刻面无表情,这绝对是自他高中以后鲜少有人能看见的。

 

      他的脸是一张十分具有欺骗性的脸,乍一看令人觉得眉清目秀,温文尔雅,可是端详得久了,就发现他的眼里时不时会闪烁起野性的喜悦和疯狂,于是愈发扑朔迷离难以推测。正是这样一张脸,此时却是漠然平淡,波澜不惊,似乎这才是这张脸本来的样子。


      屏幕上终于映出一张桌面,干净得不像是高中生用的电脑。正中央却是突兀地放了一个十分醒目的文本软件。临也挑挑眉,又像是会意了似的点开,上面只有两行字。

 

                       “笨蛋阿临哥

                                            生日快乐。”

  

      “这两个小鬼……这么别扭的性格到底怎么养成的?”临也砸砸嘴,万般情感如一徐清风拂过他的脸颊,最终留下一个淡淡的微笑。


       


       在点下确认的最后一刻,他想起的只有九琉璃和舞流从小抱怨到大的一句话:


       “为什么只有阿临哥的名字那么特别啊!”


       于是他就输入了“oriharaizaya”。


       他鬼使神差地觉得,在那一刻,他们的想法一定是相通的。


        这或许就是他们,折原临也和他的两个妹妹之间历久弥新的默契。

 

Fin.


【全职】账号名出处

Nymph宁芙:

=w=我还是编辑一下。又加了点。没写职业都是不记得了,大部分是公会玩家。


兴欣




君莫笑(苏沐秋-叶修 散人):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凉州词》王翰




一寸灰(乔一帆 鬼剑士):


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墉外有轻雷。


金蟾啮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井回。


贾氏窥帘韩椽少,宓妃留枕魏王才。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李商隐《无题四首》李商隐




风梳烟沐(苏沐橙 枪炮师):


看波面、垂杨蘸绿。
最好是、风梳烟沐。
阴重熏帘未卷,正泛乳新芽,香飘清馥。
新诗惠我,开卷醒然欣再读。
叹词章、过人华丽,掷地胜如金玉。


《看花回》赵端彦




寒烟柔(唐柔 战斗法师):


阳陆团精气,阴谷曳寒烟。


南朝 宋 颜延之 《应诏观北湖田收》




极目江天一望赊,寒烟漠漠月西斜。


 元 黄庚 《江村》




及其南柯梦后,衰草荒榛,寒烟暮雨,同一邱耳。


 清 葆光子 《物妖志·木·柳》




毁人不倦(莫凡 忍者):


许嵩专辑《苏格拉没有底》中的一首歌




海无量(赵杨-方锐 气功师):来自 @街灯不亮 


福聚海无量,是故应顶礼。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




公会



月中眠:
笑舞狂歌五十年。花中行乐月中眠。  
漫劳海内传名字。谁论腰间缺酒钱。   
诗赋自惭称作者。众人多道我神仙。  
些须做得工夫处。莫损心头一寸天。


《言怀》唐伯虎




暮云深:


三尺龙盘古到今,波光凝碧暮云深。沈丝不断应无底,山脚池心彻海心


杨备《剑池》






霸图


大漠孤烟、长河落日(韩文清、宋奇英 拳法家):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使至塞上》王维




石不转(张新杰 牧师):
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
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


《八阵图》杜甫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诗经· 柏舟》




霸气雄图


夜未央: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君子至止,鸾声将将。 
夜如何其?夜未艾,庭燎晣晣。君子至止,鸾声哕哕。 
夜如何其?夜乡晨,庭燎有煇。君子至止,言观其旗。


《诗经·小雅·庭燎》




皇风


扫地焚香(田森 驱魔师):


扫地焚香闭阁眠, 簟纹如水帐如烟。 


客来梦觉知何处, 挂起西窗浪接天。


苏轼《南堂五首》之五




呼啸


韶光换(赵禹哲 元素法师):


少年不管,流光如箭,因循不觉韶光换。至如今,始惜月满、花满、酒满。 
扁舟欲解垂杨岸,尚同欢宴。日斜歌阕将分散。倚兰桡,望水远、天远、人远。 


宋祁《浪淘沙近》




蓝雨


索克萨尔(魏琛-方世镜-喻文州 术士):来自 @吸血狼人|Fenrir 


Sorcerer


男巫师(没错不是术士不是巫师是男巫师,专指以装神弄鬼替人祈祷为职业的男人)




涛落沙明(宋晓 气功师):


客有思天台,东行路超忽。涛落浙江秋,沙明浦阳月。
今游方厌楚,昨梦先归越。且尽秉烛欢,无辞凌晨发。
我家小阮贤,剖竹赤城边。诗人多见重,官烛未曾然。
兴引登山屐,情催泛海船。石桥如可度,携手弄云烟。


李白《送杨山人归天台》




蓝溪阁


蓝桥春雪:
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


每到驿亭先下马,循墙绕柱觅君诗。


《蓝桥驿见元九诗》白居易




春易老(梁易春):


离合悲欢沧海桑田 春易老黯黯有谁怜 


歌曲:奈何天 
作曲:黄耀明 作词:迈克 




笔言飞、入夜寒:


长安柳絮飞,箜篌响,路人醉,花坊湖上游,饮一杯来还一杯。水绣齐针美,平金法,画山水,诗人笔言飞,胭脂扫娥眉。烟花随流水,入夜寒,寒者醉,今朝花灯会,提画灯迷猜一对。 


ediq的古风歌曲《盛唐夜唱》


(职业忘记了=w=)




绕岸垂杨:


轻霭浮空,乱峰倒影,潋滟十里银塘。绕岸垂杨。红楼朱阁相望。芰荷香。双双戏、鸂鶒鸳鸯。乍雨过、兰芷汀洲,望中依约似潇湘。
风淡淡,水茫茫。动一片晴光。画舫相将。盈盈红粉清商。紫薇郎。修禊饮、且乐仙乡。更归去、偏历銮坡凤沼,此景也难忘。


柳永《如鱼水》




曙光旋冰:


起点作者。




雷霆


生灵灭(肖时钦 机械师):


行人何彷徨,陇头水呜咽。


寒沙战鬼愁,白骨风霜切。


薄日朦胧秋,怨气阴云结。


杀成边将名,名著生灵灭。


于濆《陇头水(一作吟)》




鸾辂音尘(戴妍琦 元素法师):



飒飒霜飘鸳瓦。翠幕轻寒微透。长门深锁悄悄。满庭秋色将晚。


眼看菊蕊。重阳泪落如珠。长是淹残粉面。鸾辂音尘远。


无限幽恨。寄情空殢纨扇。应是帝王。当初怪妾辞辇。


陡顿今来。宫中第一妖娆。却道昭阳飞燕。


柳永《斗百花·煦色韶光明媚》




轮回


一叶之秋(叶秋-孙翔 战斗法师):


其出处为《淮南子·说山训》:“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


宋·唐庚《文录》引唐人诗:“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




笑歌自若(方明华 牧师):


唐朝元和年间,有寒山子,冠桦布,着木履,披蓝缕衣,掣风掣颠,笑歌自若,来到寒山寺这个地方缚茆以居。




云山乱(吕泊远 柔道):


一叶舟轻,双桨鸿惊。水天清,影湛波平。鱼翻藻鉴,鹭点烟汀。过沙溪急,霜溪冷,月溪明。

重重似画,曲曲如屏。算当年,虚老严陵。君臣一梦,今古虚名。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


苏轼《行香子·过七里濑》




微草


王不留行(王杰希 魔道学者):中草药- -。功效:活血通经,消肿止痛,催生下乳。


木恩(高英杰 魔道学者):虫爹的基友


飞刀剑(刘小别 剑客):中草药


冬虫夏草、防风(方士谦-袁柏青):中草药


使君子(周烨柏 鬼剑士):中草药


独活(邓复升-许斌 骑士):中草药


大戟(肖云):中草药


叶下红(柳非):中草药


竹沥(梁方):竹子经加工后提取的汁液。




虚空


逢山鬼泣(李轩 鬼剑士):
见说岷峨千古雪。都作岷峨山上石。君家右史老泉公,千金费尽勤收拾。一堂真石室。空庭更与添突兀。记当时,长编笔砚,日日云烟湿。野老时逢山鬼泣。谁夜持山去难觅。有人依样入明光,玉阶之下岩岩立。琅玕无数碧。风流不数平原物。欲重吟,青葱玉树,须倩子云笔。


《归朝欢》辛弃疾




烟雨


风城烟雨(楚云秀 元素法师):


凤城烟雨歇,万象含佳气。酒后人倒狂,花时天似醉。


三春车马客,一代繁华地。何事独伤怀,少年曾得意。


刘禹锡《曲江春望》




林暗草惊(李华):
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


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


《塞下曲》卢纶




义斩



斩楼兰(楼冠宁 ):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 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 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李白《塞下曲》




千叶离若(钟叶离):


起点作者




归去来兮(文客北):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陶渊明《归去来兮辞》




百花



落花狼籍(于锋 狂剑士):


东风吹水日衔山,春来长是闲。落花狼籍酒阑珊,笙歌醉梦间。
佩声悄,晚妆残,凭谁整翠鬟?留连光景惜朱颜,黄昏独倚阑。


李煜《阮郎归·呈郑王十二弟》




大写的可爱啊!

恶果:

和朋友讨论了一个叶神退役后当主播的梗 

后续还在分镜中……

求推全职剧情流长文

码评论

☆我终于知道我注册LOFTER干啥用了☆:

近一年半的时间没看全职文了,求推这期间比较厉害的长文……长到能放在朗读软件里读到我不知不觉画完一个工作量的……在这之前完结的就算了,我肯定看过(。)暂时未完结有一定量的也行,只要看起来不像坑……
最好是架空世界观,西幻古风科幻……不架空也行!重剧情!人物不太ooc!
cp不限……常见的主流cp我都能吃的津津有味,没有雷区,胃口超好。直接贴作者或者链接就行,我自己摸进去看。先谢谢推文的大家!
by 通宵干活累得快死睡前想吃口粮却已然不知道吃啥了的我


-------------------------------


大家的推荐都看到了!发现了不少最近的新文,十分感谢!我这就开始一篇篇的放到朗读软件上开吃了……


还有好多是旧文啊早就看过了!你们怎么全推以前的给我!推荐里70%以上都是我跟着作者进度一章章追下来的,看到这些名字又想去重温了2333


回复太多,就不逐一感谢了=33333=


-------------------------------


我说朋友们你们真的没有意识到自己推的是老文吗————!有些文的下面还有我当年上蹿下跳求更新的身影!我都说了一年多前完结的长文我基本上全部看过了啊!还有些干脆是我画过封面或者G图的文_(:з」∠)_


不过还是非常感谢推荐=333333=